517888九五至尊-火车网_轩辕传奇官方网站

517888九五至尊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那你亲我一下。”苏冉秋哑声地要求。

沈慕川最后一次看时间,冷静地说:“还有五分钟。”如果五分钟之内秦雨阳能赶来,探监申请还作数。

剩下的烤肉,三个人分着吃。

苏冉秋点点头:“那就说说家里的那点破事。”他喝过酒的声音低低地:“咳咳,小时候,我有个诨号叫拖油瓶,因为我爸很早就死了,赌博欠债然后跳楼自杀。我爸他爸妈也不想养我,所以我妈就带着我改嫁。她很辛苦,从我懂事开始,我没让她为我操过一点心。”

“你想入读第一大学吗?孩子?”克雷格教授眼神温柔地看着他。

“我说得还不够明确吗?”秦妈心疼儿子:“他对你怎么样你自己看在眼里,可是你呢?”然而现在说这些显得很丢脸,就跟自己挟恩图报似的:“到此为止吧,既然你不珍惜这段婚姻,就放过雨阳大家好聚好散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”秦雨阳冲他勾勾手指头,等他过来之后塞给他一支手机:“来,陪我上星。”

秦雨阳猛抽嘴角:“你傻啊……”他记得刚才黄毛摁的可不是这一层。

“江逐浪。”苏冉秋说:“你回家去吧,他说你大哥正在找你。”看看自己这个昏暗窄小的地方,真的不适合住两个人。

带把的,本应该日天日地才对。

“什么?”身边这个青年喉头颤动和咽口水的声音,秦雨阳听得一清二楚,他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“家里几口人,都好吗?”秦雨阳又问,并不知这个问题会踩雷。

“不要反驳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秦雨阳笑吟吟地凑近他:“7号院子,脾气最坏是花豹,其次就是你。”再靠近:“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在你怀里。”

沈慕川全程目睹,瞬间脸色大变:“追前面那辆车!开快点追上去!快!”

苏冉秋没好气地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会上。”要是号卖出去,可是整整的300块钱,他肉疼。

“你的车给了若然,那就开妈的车吧。”秦妈说:“还是你想看看新的?XX的新款怎么样?你要是喜欢,我现在叫人给你开一辆回来。”

出了警察局,老井心怀忐忑,给监狱打了一个电话。

因为他和秦雨阳是政治婚姻,发生出轨这种事,注定不能跟普通的夫妻一样处理。

“我内心很煎熬。”

黄毛忙不迭地点头:“是,庭哥应该很快就到了,你先去跑着吧。”

确实,这样的人跟一个贵族在一起会觉得浑身都难受。

秦雨阳心想,完了,还真是监督:“……”有人管的感觉真操蛋。

“……”一切结束之后,毛团坐在镜子面前看着毛茸茸的自己。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秦雨阳拿着手机就在他身后面不远的地方站着,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。

那毕竟是沈家的私事, 沈慕川是背着人审问的, 过程稍微血腥了一点, 但是他心里有数, 怎么着都不会造成对方死亡。

所以他的子嗣,身上才会有这样用心良苦的禁制术?

“哎哟我去, 都这个点儿了,你还没起啊?”邵飞看了看时间, 得,下午一点:“您就不饿吗?”

秦雨阳接了他的酒,咪了一口,眼尾朝着里面沙发示意:“那家伙,什么时候跟你玩一块儿的?”

“好。”苏冉秋笑着挂了电话,然后走回食堂,发现朋友已经帮自己买好了饭。

大二暑假快结束的那几天,还一起去听了一场演唱会。

“不,这场比赛是你赢了,虽然没有赢得很漂亮。”陶震庭说:“就按照之前说好的一百万给你,怎么样?”

“没,这天怎么这么热?”苏冉秋嘀咕道:“昨天还打哆嗦。”

“这管小东西,带进来可不容易,差点就被狱警给没收了。”秦雨阳毫无所觉地继续哔哔,顺便找到房间里的免费套,有三盒那么多,型号分别是大中小号,他毫不犹豫地拿了一个大号。

“……”女人的感官很敏.感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秦雨阳其实也没有一直看着他,只是偶尔看一眼就被抓到了而已。

自己这种情况,怎么看都是移花接木,占人便宜。

“没说什么,就是让你早点回来。”苏冉秋吸了口气,静默了两秒:“那……挂电话吧,我等你回来。”

一说到昨晚,景煊刚放开的手掌又握了回去,指尖荡漾地扣了扣秦雨阳的掌心,笑容很露骨:“应该是道谢才对。”

秦雨阳说:“因为我在飞机上。”

他拉嘎着干涩的嗓子说:“老子这是要死了……”

发现外面有人之后,三个绑匪急匆匆地进来,抬起秦雨阳从后门离开。

果然是霸道总裁式的人,秦雨阳心累地想。

黄毛觉得气氛有点怪,于是闭着嘴巴静观其变。

眼看着拉古的大手就要把自己捞起来扔掉,那么怎么可以,等下一个适合的饭票,不知道要等多久。

看来还是要多去几趟监狱和沈大佬滚床单。

“也不是没有,”秦雨阳说:“签下奴隶签约,在庄园里当十年奴隶。”

“傻孩子,应该喊妈才对。”看他们在一起秦妈就高兴,一不小心就透露了一个信息:“你.妈还担心你以后没着落,现在跟雨阳在一起她应该很放心。”

“谢了,阿凯。”他拿起筷子。

可以说是怂透了。

秦雨阳摸了摸耳朵,只觉得耳朵痒痒地,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有点令人惊.艳:“慕川?”对方说了一声嗯,他就说:“怎么给我打电话的话了?”

“好了,谢谢小毛哥。”又一次被黄毛送到奶茶店门口。

仗着别人喜欢自己,就可劲儿地折腾。

到了邵飞给的包厢号,里面早已玩开了,乌烟瘴气地。

路程差不多开到一半,苏冉秋才回过神来,望着窗外说:“你带我去哪里?”

作为江氏的独生子,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遇到秦雨阳这种人,他只能自认倒霉。

他慢条斯理地起来,被狱警扣上手铐,带出牢门。

这不是欲.望,更像是……情窦初开吧……

更何况秦雨阳本身就是个天之骄子,他的人生本来可以很完美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