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8国际博评网-固始之窗_阿里西西

龙8国际博评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井助理,唉……”秦雨阳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等法官判定吗?如果真的不是我的做的,法院自然不会拿我怎么样,顶多是扰乱秩序,小惩小戒。”

黄毛正在低头看手机,他听见自己名字,立刻抬起头看向秦雨阳,然后他就愣住了。

对方什么都还没说,他就伸手把戒指盒端了,怕秦雨阳后悔似的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景煊说:“是它自己咬我的尾巴……”

老井说:“秦先生,秦夫人, 不瞒你们说, 我们马上就可以找到目击证人,所以小秦先生根本不用多此一举, 以身犯险。”

第2章

“我不在外面过夜。”秦雨阳看着他:“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一眼就看到了半躺在沙发上的熟面孔,蒋楦,对方一改平日的严谨,这会儿衣衫不整,手里握着一杯酒,嘴里叼着一根烟,好不快活。

“……”景煊心情复杂地抿了抿嘴,竟然是真的?

“影响不好。”苏冉秋语气装得平静,心想,自己一个穷学生,跟这种场合格格不入也就罢了,还要面对季若然,未免有些自找苦吃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平躺在那,恍恍惚惚地长出了口气:“给我带点儿纸巾。”然后发现,嗓子都沙了。

“早说不是好了吗?”秦雨阳在他身边蹲下来,说:“等着,我让雷茜计算一下你这些年花了多少钱,鉴于你的不.良行为,翻倍还给我。”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着急搬家?”蒋楦拍开秦雨阳的手:“我是有道德观念的人,在你家做客期间跟你发生关系,不是我的作风。”

“我很抱歉。”秦雨阳说,这一点确实是自己自私。

一本正经的傲娇,秦雨阳以前无感,他喜欢小意温柔不做作的类型,可是今天好像突然get到了傲娇的萌点?

严以梵摇摇头:“没关系。”

这丫是真的谈恋爱了哈。

苏冉秋在公交车上打开信息,呆呆看着,他觉得胸口非常闷。

于是他闭上嘴巴,安安静静地吃自己的早餐,并不想打扰。

很好……

虽然目的达到了,但是沈慕川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郁闷。

秦·好欺负·雨阳,说到做到,坚决不说话。

吃相跟优雅一点都不沾边,但是也不难看,只会让人觉得率真,生动。

秦雨阳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浑人,他真没觉得谁离了谁不能活,这时看见苏冉秋的泪眼,第一反应也不是安慰,而是恨铁不成钢。

于是银狼来到秦雨阳面前:“你和翼龙怎么了?”那天在克雷格教授的住处,他们就约好了今天一起组队。

“没事,你先走吧。”苏冉秋说道,他给朋友一个安抚的眼神,然后向前走去。

秦雨阳望着自己一口就能吞掉的小点心:“……”一边摆出纠结的神情一边斯文地咬了一小口。

虽然这边秦父秦妈还没松口,可是结婚是迟早的事,不管有没有那张证都是在一起的。

拿起手机一看,上午十点半,身边的男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秦雨阳走到自己藏丝带的地方,找到自己的宠物牌。

这不是欲.望,更像是……情窦初开吧……

“好了。”一阵子过后,头顶上响起一声声音。

秦雨阳立刻飞一眼刀过去:“还不带路。”

“嗯?你不是见过了吗?”沈慕川问道,他脑子里本来就心不在焉地想着秦雨阳,现在被人提起,立刻觉得口干舌燥,想喝水。

将来会喜欢这个男人的人多了去了,难道每一个都需要安慰?

“咳咳。”拖着恹恹的身体爬起来,发现已经早上十点了,他暗叹自己堕.落,有了对象之后变得耽于享受了。

秦雨阳说:“因为我在飞机上。”

否则708哪来那么强的自信。

秦雨阳说:“不是他不好,只是对我不好而已。”看到秦妈又要炸的样子,才赶紧说:“成成成,我知道了!从此以后我也不喜欢他了,行吗?”

“夜不归宿,嗯?昨晚又跟谁鬼混去了?”秦妈妈自己和一位女性朋友在家喝下午茶,看见儿子进门,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那借你的手机给我玩一下。”秦雨阳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,一脸正经地保证道:“我就用来玩小游戏,不看你的东西。”

魏临把监狱里的犯人筛选了一遍,才找到适合给秦雨阳当垫脚石的倒霉鬼。

“呼噜呼噜……”

至于把他带到舍友们面前的问题,嗯,在聊天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过去。

沈慕川:“你是想让我在这里给你跪?”

哄好了之后,苏冉秋安安静静跟着秦雨阳,踏进自己望而生畏的秦家豪宅。

他哥哥爸爸姐姐妈妈奶奶爷爷如果知道情况,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,压根就不指望他思念家人。

这下好了,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出戏码。

“是啊,比不上去年,有几个真的不错,我记得有一个叫景煊对吧?”

秦雨阳冷冷一笑:“你再说一次?”

雷茜过来把东歪西倒的毛团扶起来,细心整理好毛发:“我的少爷,您一定要打起精神,这样才会有人喜欢你的,知道吗?”

可是秦雨阳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那一刻,还是看直了眼。

事已成定局的时候,难道不是应该保持开朗乐观的心态吗?

然后转身离开,找了一个清静的角落,把毛团放在华丽的桌布上,白色的小碟子推到他面前。

“雪狼?”身边并没有人,景煊皱着眉。

千里迢迢远赴国外,还是一个旅游胜地,自己只订机票不订酒店,那只有一个原因,酒店有人定了。

这一边, 景煊用衣服兜着一颗毛团,若无其事地行走在校园中。

责编: